油尖多士——沒有個性的主角

  Netflix的電視劇《王冠》推出第三季,時代背景到了六七十年代,英國國力節節衰退:統治階層甚至被蘇聯間諜滲透,財政危機加劇,必須求助美國援助,礦工大罷工,到處停電,連白金漢宮也不能例外。在歷史的跌宕起伏之中,甚麼必須維持不變,甚麼必須與時俱進,是非常有哲學意義以及考驗政治智慧的大問題。

  譬如女皇的妹妹瑪嘉烈公主,生性十分狂放,好出風頭,虛榮浮華,與女皇的性格截然相反,在英鎊危機的時候,瑪嘉烈公主不辱使命,以自己的「獨特風格」,贏得美國總統詹森的好感,堪稱「為國立功」。

  但是,一次成功,不足以說服其他人增強對她的信心,讓她承擔更多公職,因為皇室的存在,需要的是穩定、恒常、平靜,而不是光彩奪目,熠熠生輝——後者永遠是偶然爆發的花火,不可能保持穩定。

  編劇以女皇為化身,向觀眾解釋,君主立憲的意義何在,為何需要皇室這樣的象徵,以及皇室的權利和義務何在。尤其是在工黨的威爾遜上台時,要求廢除皇室的呼聲大振,到底可以憑甚麼說服國民,認同皇室在現代社會的存在感。

  其中一個理由,是藉美國總統詹森之口,幕後的君主,可以用其擁有的聲望,幫幕前的政府出手解決問題,甚至是外交難題:譬如女皇可以邀請美國總統作客,憑私人交情從中斡旋,省卻正式外交場面的尷尬。

  女皇在劇中,以及在現實中,不但是維繫家族,也是維繫王國聯合的核心所在,女皇的身份和性格,註定了她幾乎沒有個人色彩的形象。如何表現一個接近隱藏,缺乏個性的主角,是戲劇要素的大忌,恰恰成了這齣劇引人入勝,與別不同之處。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