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天火示警

  澳洲大火持續近五個月,受災面積高達十萬多平方公里,其中新南威爾斯及維多利亞省一些市鎮,天空一片焦紅,如置身外星,許多網民慨歎,此情此景令人聯想到世界末日。

  不但野生動物無處逃生,生靈塗炭,人力也顯得極為渺小:即使最新的高科技能遠征太空,卻依然無法應對地球上的災難,五個月來的救災工作,依然需要人手親身上陣,無法遠距離遙控。

  如此大災,不可避免引發激烈的政治之爭:環保人士趁機再度祭出「全球暖化」的王牌,攻擊商業造林破壞原有森林的多樣性;反過來,議員提出是因為環保組織盲目反對「預防火災的焚燒」,導致森林裏雜木叢生,隔離區失效。

  州政府的環境部長表示,預防性燃燒十分困難,因為天氣關係,山火季節開始得更早,結束得更晚,所以預防火災而焚燒的策略,收效甚微;但是消防員認為,恰恰是一些環保組織有計劃阻撓這個策略,甚至阻撓各地居民清理自己的土地,導致火災風險升高,他們應該負責。

  到底誰有道理?很難講,因為火災的程度和範圍,已經超出了政治議題,環保並不是萬能,積極不干預自然生態,並不等於可以避免自然災害。環保本來是好事,但是環保變成今天的政治正確,佔據道德高地,便能成為政治批鬥的武器,反對派的議員和前線的消防員,面對環保的主流意見,成為弱勢的異見。

  這場大火是一場天災,人為因素其實不足以左右大局,自以為是,互相指責更加於事無補,只有面對災難而自發的勇氣和悲憫,或許能為人類犯下的過錯和甚至罪惡救贖。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