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社交隔離

  瘟疫降臨,多國政府下令要求國民社交隔離(social distancing),可見事態嚴峻。

  因爲社交隔離違反人類天性,人類天性喜歡聚集,從原始部落到今日的大都會文明,是聚居方式的勝利,即使心理學有所謂「社交恐懼症」,但是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依然需要住在大城市,才能找到心理醫生。

  正如道家所謂的「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也從反面證明,即使不喜歡和人打交道,但是只有大城市的繁華背景,社交生活的熱鬧,才能襯托這類隱士内心的孤高。

  城市文明的根本,就是社交和聚集。如何令幾百萬甚至上千萬人聚集在有限空間内,住宅、渠道、水電煤氣之生活設施如何安排,運作有條不紊,全球最鼎盛的少數大都會,本身都堪稱文明的奇蹟。

  城市的一切設施,都是爲了方便聚集:諸如餐廳、超市、商場、酒店、公園、圖書館、音樂廳、咖啡館、體育館、公共交通、公共泳池等等。城市的活力盡在聚會:宴會、酒會、發佈會、拍賣會、演唱會,包括奧運會,是這一切的熱鬧與光鮮,令小鎮鄉村相形見絀。

  這一場瘟疫,似專門要和人性作對,要求所有人從熱鬧回歸寂靜,從聚集回歸獨處。聖經記載,瘟疫是上帝的懲罰方式,站在信仰的高度,有如用一種强制手段改變當今世界現狀,多少政客領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都只能在口頭上叫喊「改變」,談何容易?

  但是如今,甚麽見面親吻的習慣,不洗手之率性,一放假就飛,吹水到天光的「美好生活」,廢除國界的大愛包容,統統都要改變,豈非天意?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