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何為正常生活

  一場疫症,許多人開始懷念所謂「正常生活」。

  何為「正常」,是一個值得深思的議題。全世界人懷念的正常生活,無非是如常旅行,如常聚會,如常逛街購物,不必擔心物資匱乏。

  歸根究柢,正常生活的核心即自由。旅行是檢驗行動自由的顯著標準,旅行保持正常,即各國出入境大門暢通,全人類可以自由流動。

  因為人也像鳥類一樣,需要在不同地方覓食,甚至需要選擇更適合自己的氣候:香港酷暑難熬,有人需要避暑;加拿大冬季寒冷,也有人想回港取暖,往來愈方便,限制少一點,這便是一種自由。

  其他日常活動,道理一樣:上班族日常搭車,不必擔心班次驟減或者停駛,下班聚會,如果不再受人數限制,更加無所謂違反「限聚令」而蒙受兩千大元的損失,心情自然放鬆許多。

  物流運輸,物資供應,貿易往來,統統不例外,任何一個環節受到限制,譬如不久前傳聞,因為瘟疫的隔離政策,有可能導致物流中斷,全球各地都出現瘋搶大米、口罩和廁紙的奇觀,甚至不惜在超市裏大打出手。

  「正常」的時候,自由是看不見摸不着的,只有到失去的時候才驚覺。瘟疫爆發初期,西方多國一度難以控制局面,因為自由的觀念根深柢固,限制自由的政令,對任何政府,難以啟齒,英國政府想出甚麼「群體免疫」的「昏招」,或者只是試探民情也未可知。

  瘟疫奪去生命,還造成深遠的心理創傷,絕大多數人只是犧牲外出的自由,也苦不堪言。何況全球化經濟,如果失去選擇和往來的自由,後果更不敢設想。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