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平權還是奪權?

  美國新一代黑人「平權」運動BLM,鬧到今日,公眾對於其確切的政治主張一直不甚了了。

  過往的「平權」運動, 目標十分清晰,譬如二十世紀初北大西洋兩岸的「女權」運動,其實是要求婦女有選舉權,並非「女權」這兩個字之籠統。

  美國的馬丁路德金牧師帶領的黑人平權,要求廢除種族隔離政策,他率領遊行隊伍到達華盛頓之後,是在林肯的座像前發表「我有一個夢」的演說,而並沒有號召民眾一起清算林肯的歷史「黑材料」。

  對比過去的民權運動,西方今日的女性主義、性別多元主義,以及BLM等,其訴求都似乎十分含糊,大多數時候似乎只是為了發洩不滿,但是人間並非天堂,人性也絕不可能完美,但是今日西方的左派,將自己對於生活的不滿,譬如情感挫折、收入不高、工作要由低做起等等,都視為制度的錯誤,必須按照他們的需求改造現有社會。

  果然,美國傳媒報道,BLM的創辦人之一支持委內瑞拉的獨裁者馬杜羅,而且把委內瑞拉國內反對馬杜羅的一派,稱為「反革命」。美國南部的拉丁裔移民金睛火眼,發現BLM真正的目標,不是平權,而是革命,他們目擊BLM打砸搶燒的暴力行為,以及提出的所謂「革命」主張,正是自己當初出逃的原因,於是開始反擊。

  一九三八年面對法西斯主義的興起,美國一名牧師曾預言,有朝一日,法西斯會以新的名字降臨美國,所言不虛。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