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禁止慶祝獨立日?

  加州洛杉磯市長今年宣佈,七月四日禁止放煙花,但是言猶在耳,洛杉磯上空一片煙花燦爛,亮徹黑夜,千家萬戶自行放煙花,不亦樂乎。

  據報洛杉磯警察接到超過一千宗對放煙花的投訴,但警力有限,只回應了其中約十分之一,都是投訴放煙花的聲音令自己的寵物受驚。換言之,反對放煙花的人,紛紛以寵物的心理健康作為理據,或許還有其他理由,卻沒有說出口。

  七月四日美國獨立日,紀念的是先人為自由抗爭,放煙花慶祝是美國人的傳統。但是今年不一樣,當地政府以疫情和社交隔離為理由,取消所有公眾場所,譬如長灘、玫瑰碗體育館等地的煙花騷。雖然政府明言「禁止」,其實效力頂多是「阻止」,因此,對於這類「違法」行為,警察也沒有「揸正嚟做」。

  洛杉磯政府的禁令,聽起來冠冕堂皇,但是美國人會問,為何過去一個多月來,集會和騷亂,從來沒有因為「社交隔離」而遭到阻止,為何觀賞煙花卻必須受到限制?放煙花同樣是在戶外,洛杉磯地方空曠,地勢平坦,駕車停在路邊觀賞煙花,一點也不會妨礙所謂的社交隔離,既然停車場電影院可以繼續營業,為何放煙花反要禁絕?

  如此一念,難免民意逆反,懷疑政府禁放煙花是否另有用意?是不是在暗中呼應當前的政治運動,有意淡化甚至迴避獨立日?若從這個角度看,洛杉磯人大放煙花的轟隆聲,代替了炮聲,更像是民意發出的吶喊。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