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核心問題

  洛杉磯檢察廳現任是一位黑人女性的檢察官積琪連斯(Jackie Lacey)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CNN的時候,竟然大膽批評BLM組織:她憑個人努力當上洛杉磯檢察官以來,反對她最激烈的聲音,居然是這個聲稱要為黑人平權的BLM。

  這位貌似前國務卿萊絲的檢察官遭BLM千夫所指,控訴自二○一二年她上任以來,洛杉磯有六百人死於警察槍下,都是她欠下的血債,要求立即解散警隊。但是這位黑人女檢察官反駁,她仔細看過每一宗案件,其中百分之九十六的受害人,都持有攻擊性武器,傳媒對此隻字不提。她反對解散警隊,在她成長的六十年代,洛杉磯的治安惡劣,她的父母常常抱怨黑人社區警力不足,以至於常常擔驚受怕。

  雙方都是黑人,該聽誰的呢?既然號稱平權,這位黑人女檢察官的個人經歷,應該成為典範:她從小住在洛杉磯傳統的黑人區,父親是清潔工,母親是工廠女工,讀的是一家黑人學生逾半的公立學校,但是她考上大學,還另外修讀法律,打破洛杉磯檢察廳一百七十年的傳統,成為第一位黑人女性檢察官,是名副其實「平權」的結果。但是,對於 BLM而言,這位女檢察官恰恰是「叛徒」。

  到底是警察暴力執法,還是警力不足,造成治安惡劣?才是值得辯論的核心問題,仇恨警察的人,和贊成警察維護秩序的人,兩者區別並不是種族膚色,所謂反種族歧視只是掛名,真正衝突的,是核心價值,這才是社會分裂的癥結,兩者很難相容,成為美國當前的重大危機。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