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雙重標準

  香港疫情再度大爆發,過去多月來香港人嚴格自律的防守工夫,幾乎一夜破功,而這一次,更由醫學專家以科學化驗證實,外來病人的病毒樣本,和本港幾個社區群組脗合,而推論入境豁免檢驗者,很有可能是傳播源頭。

  特區政府允許三十三個類別的人群豁免檢疫,上月即高達四點六萬人,其中一萬多人是海外的船員。但醫學專家認為,海外船員換班頻密,流動性大,實際入境的人次增加,亦即風險增加,但特區政府予以豁免的理由,竟然是外國船員在海上漂泊多日,如果不許上岸有欠人道。然而眾所周知,年初郵輪爆發疫情,特區政府並沒有表現人道精神,即使是乘客是本港居民,也一概不許上岸,必須全部檢疫。

  正如年初第一波疫情爆發,特區官員也曾表示,封關措施要「考慮內地的感受」。對外講人道精神,顧及感受,但是香港市民的感受,似乎從來不在特區官員考慮之內。年初香港爆發「口罩荒」,香港人唯有自發行動訂購口罩,這時候,特區官員沒有安慰香港人,不必為口罩擔憂。前線醫護不堪壓力,專家紛紛提出警告,香港人都戰戰兢兢,搶米搶廁紙,特區政府也從來沒有表示過一分安慰,願與市民分憂。如今全港百業蕭條,餐廳禁止堂食,市民又要頻撲購物,特區政府的人道善意,是由所有香港人承受失業風險,包括行動自由受限制來埋單。

  如此寬外而嚴內,雙重標準,到底是甚麼邏輯呢?難道滿清貴族當年狂語「寧與友邦,不與家奴」的思維,如今還在作祟?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