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做官的底線

  黎巴嫩發生超級大爆炸之後,首都貝魯特數萬人上街示威,要求政府為災難負責,加上全國乃至全世界的民憤,黎巴嫩政府內閣終於宣佈解散。

  但是,貝魯特的市長曾經到災難現場視察,並沒有躲在官邸裏睡大覺,堂堂男兒也當場落淚,即使是作騷的話,相比對着電視專訪鏡頭的表演,倒也更為自然。

  當然,面對問責的追究,各級官員自然發揮官僚文化最大的特色,即推諉卸膊。有黎巴嫩記者發現扣押硝酸銨的碼頭文件之後,質疑是否有官員打算囤積自肥,要求正式調查,但是黎巴嫩人顯然已經對調查和問責失去耐心,網民在社交媒體上發起「掛起絞索」的運動,聲言要把涉事官員送上絞刑架。

  絞刑架這個詞彙,有重大的象徵意義,畫面生動,於全世界的人不論文化背景,都很容易理解,以輿論戰的攻勢而言,可謂極具震撼。雖然公開問吊的場面,在當今全球化的時代,應該說極為罕有,估計也不會在黎巴嫩的現實中發生。但是,怒將官員問吊的民憤表達,是否對黎巴嫩政府內閣產生了某種心理暗示效應,而催生其急忙宣佈自動解散,也未可知。

  但無論如何,像中國先哲所謂,知恥近乎勇,黎巴嫩的官員尚有一絲做人的底線,犯下如此低級和完全可以避免的錯誤,而鑄成滔天災難,完全暴露官員智商的缺陷,以及管治意志的渙散。黎巴嫩的官員終於在全世界面前承認自己愚蠢、懶惰,尸位素餐,也算值得給他們一個creidt。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