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以子之矛

  美國極左行動組織「安替法」的女成員示威,乘亂襲擊警察,然後被警察制服,倒在地上。這個女成員大聲哭喊,指定要由女警接觸自己,否則不肯站起身。

  但是警察即時的反應,瞬間在網絡爆紅,因為警察問她:你這是假設這幾位警官的性別認同,你怎麽知道他們自我認同的性別不是女性?這名女成員當堂目瞪口呆,除了說髒話,無法駁斥。

  看來,美國的警察訓練相當有水準,緊貼社會潮流脈搏。若還是像過去那樣恪守訓練手冊,則對付今日的示威者,未免力不從心,因為這些政治正確的「教徒」,幾乎每日都發明新的社會科學概念,包括最新力爭的自我性別認同權利,警察也了然於胸。

  目前所有示威行動,幾乎都是左派的天下,左派的意識形態,核心是「平等」,為追求人為的平等,要求改變由上帝創世以來制定的人間規則,包括婚姻、家庭,以及男女性別。警察若是對這一切愛理不理,只知照本子辦事,那麽在此一衝突場面中,必定要落下風,再經媒體添油加醋,很有可能成為「警暴」的罪狀。

  左派的自我性別認同權利,有如日本漫畫「叮噹」的著名法寶「隨意門」,可以任由穿越。包括變性人憑自我性別認同,得以參加各類女子運動競賽,包括單車、游泳,而輕易捧獎,對於變性人實現自我價值,有極大的提升作用。

  但與此同時,許多女運動員長期訓練,最終卻落敗於變性人,雖然心有不甘,但為追求人類更高尚的目標,而只得自我犧牲了——這正是左派最常用的理由之一,為了更崇高的大局,而犧牲小我。

  因此在這場示威中,即使女示威者的「女權」,也必須先讓路給變性人,或「性別多元選擇,性別自我認同」的族群,事件的處理十分公允,令人拍掌稱快。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