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疫苗與真相

  全世界都等待疫苗面世,以求盡快恢復正常生活,而牛津大學研製的疫苗,一度因副作用嚴重而暫停臨牀實驗。但是這樣的挫敗,在人類抗疫歷史上數之不盡。美國一位科技新聞記者魏德曼(Meredith Wadman)三年前寫過一本書,專門講西方現代醫學史上對付病毒的艱難過程。

  這本書提到多次嚴重的失敗案例,如一九四二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軍一度面臨乙肝病毒的威脅,原來是他們接種的黃熱病疫苗之中,有一部份血漿受污染,因為捐血的人本身帶有乙肝病毒,最終患上乙肝的人有五萬人之多,百多人因此喪生。

  一九五五年,加州一家大藥廠的脊髓灰質炎疫苗含有另一種病毒,結果導致一百九十二人癱瘓,其中包括許多兒童,甚至有十人死亡。而脊髓灰質炎就是俗稱的小兒麻痹症。這宗慘痛意外,不但藥廠負責監管的管理層全部要炒魷,連許多政府高官也因此下台。

  即使風險如此之高,但並沒有阻嚇科學家繼續和病毒戰鬥,為了更有說服力,其中許多科學家都不惜親身上陣,譬如美國的波蘭裔病毒學家哥普洛夫斯基,曾親自服下自己研製的小兒麻痹症的疫苗,自己充當實驗品,幾乎成為疫苗研究的一個傳統。

  這本書暴露醫學研究的挫敗經驗,不是為了攻擊科學家,也不是為了支持那些抵制疫苗的人,反而是要承認人力的有限,疫苗不是百分百安全,即使成功研製疫苗,但生產、注射的過程也可能有偏差和意外,但最重要的是要公佈真相,告知真相,是對病人甚至死者的最基本的尊重。

  牛津大學研發疫苗發生意外,但即時告知全世界,坦誠面對失敗,也是科學精神,反而令人增多一點信心。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