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需要很多好運

  記者問美國總統,據悉英國哈里王子及其妻子梅根為美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拉票,有何感想?

  美國總統以其平時一貫伶牙俐齒的風格,不假思索回答:「我不是梅根的擁躉,對於哈里王子,我祝他很多好運,他很需要。」

  哈里王子及其妻,在國際政治上並無地位可言,純屬兩個閒人,美國總統回應這個問題,已經給足了面子。

  哈里王子是英國貴族傳統的「嗣子和備胎」(the heir and the spare)中所謂的「備胎」,「備胎」是從來不得重視的,其言行舉止,甚至人格教養之要求,比起嗣子要寬鬆得多,正如電視劇《皇冠》所描述之女皇伊利沙白和御妹瑪嘉烈公主的區分。因此,像安德魯王子,或哈里王子等這類皇室成員,一般而言,公眾並不在乎他們的形象,如有不甚體面的表現,權當茶餘飯後的八卦來看。

  但哈里王子夫婦不甘低調,屢屢要博取公眾注視,而不惜表達其政治志向,應該說是干犯皇室成員的大忌。自英國率先實現君主立憲起,歐洲各國皇室都深明大義,皇室成員的身份本身,已經是違背時代潮流的概念,如何能維持其存在意義,更要在歷史、傳統、文化的象徵意義上苦心經營。

  哈里王子夫婦卻利用皇室成員的身份,不但為自己的所謂「慈善基金」博取宣傳,竟然還參與美國政治,稍不留神,便令人聯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愛德華八世夫婦的不堪紀錄。

  美國總統的回應相當高妙,富於娛樂性,他不但祝願哈利好運,還點明他需要很多好運,一切盡在不言中。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