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英式酒吧文化

  肺炎疫情爆發以來,英國的酒吧首當其衝,成為百業蕭條的受害者之一,曾經於今年三月破天荒全面停業;如今又再受政策限制。

  首先是提前於晚上十點關門,顧客不得在吧枱入座;每次只得一個人使用廁所,也就是說,即使有多個廁格,也要在門口排隊等候。音樂不能太大聲,以便顧客用正常聲音自然交談,而不是大聲叫嚷,以免唾沫橫飛。

  如此一來,酒吧文化的滋味也變了。英國的酒吧文化,曾經在戰爭中有提升士氣的作用。英國天氣寒冷,再加上禮節矜持,酒吧是一個給人調劑身心的專用場合,許多鄉間酒吧,其社交功能如同教堂,方便附近居民休憩,外出感受一點社交氣氛,好過在家中獨坐。對於不善社交的人,坐在酒吧裏默默旁觀,也是一種社區身份的認同感。

  因此許多酒吧,其實是社區據點,往來酒客之中,甚至有不少人彼此認識,凝聚成小型的共同體,酒吧播甚麼音樂、播甚麼球賽,酒客是甚麼球隊的擁躉,乃至政治立場,都已成默契,隨便一個「街客」入內,便要尊重這家酒吧既有的「文化」,不可以貿然要求轉台,或者評論其音樂聲浪。

  英國這種傳統的酒吧,其實就是民間自然的分散狀態,人以群分的結果,本來是天經地義,但是因為全球化,跨國連鎖式的店舖冒起,其特點即「標準化」,使外來人感到熟悉甚至有安全感,而不必因為對當地文化陌生而感到困擾。

  在全球化的連鎖店中,人人都是過客,但只要在一個地方落腳生根,必然會轉而追捧自己的酒吧,英國酒吧在這場遍及全球的疫情中,遭受慘痛打擊,也甚有象徵意義。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