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誰在造假?

  總統特朗普極速康復,白宮醫生稱已經檢測不到病毒,但美國左派記者認為,特朗普如此迅速康復,或者他當初謊稱染病,或者是他現在的檢測報告是講大話,總之他是在撒謊。

  雖然政客普遍會說謊,譬如美國前總統克林頓便曾經在全世界的鏡頭面前,對於自己和見習生萊溫絲基的關係撒謊。但是謊言和失言,畢竟是有本質分別,特朗普四年以來,傳媒每日都打着燈籠,用放大鏡找他的錯處,每日都將他的失言,譬如誇大其詞或衝口而出,甚至是開玩笑,都一律當作謊言,其顯見的偏頗和敵意,致使一部份傳媒的公信力已經大打折扣。

  特朗普的健康狀況,尤其是得傳染病,如何能造假?白宮的職員不可能全是共和黨,即使是共和黨人,也不一定是俗稱的「川粉」,當年列根遇刺之後送到醫院搶救,還曾經和醫生開玩笑:「我希望你們在場都是共和黨人。」可見美國醫生可以擁有自己的政見和立場,總統不能奈他們何。

  加上美國的醫護,其專業訓練和道德修養,一定不會遜色於香港。如果香港醫護也能為捍衛自己的專業而勇於表達自己立場,美國醫護豈能屈從於總統,甘願和他一起造假?如果特朗普膽敢對自己的病情造假,他有沒有想過後果?紙一定包不住火,加上美國「主流媒體」的敵對態度,只生怕找不到他的錯;即使他身體健康無恙,議長裴洛西還在動腦筋,打算以服藥對腦神經的副作用為藉口,再度提出彈劾;特朗普會不會愚蠢到這個地步,在大選前一個月白白為政敵送子彈呢?

  散播這種觀點,只能證明美國左派記者,已經喪失了基本的邏輯思維和判斷力,四年來不斷造假的,其實是他們自己。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