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巴黎還浪漫否?

  美國浪漫喜劇「艾蜜莉在巴黎」據說引起法國人的普遍反感,因為劇中對巴黎人的刻板印象,似乎停留在自五、六十年代新浪潮至今以來的發霉記憶,根本沒有貼近過巴黎的現實。

        巴黎給人所謂慵懶、浪漫、刻薄、傲慢、誇誇其談坐而論道的風格,確實十分過時。這種刻板印象,經過戰後知識份子、文藝創作的傳播,變成法國對外輸出的一種文化產品。

          但這種文化風氣,和今日中國或台灣的「小資」知識份子口中的「歲月靜好」,其實沒有太大分別,能夠在巴黎享受物質和精神的雙重富足而對人類「偉大的社會實驗」侃侃而談的,只有少數的知識精英而已。但這一小部份人的生活方式,經過當時荷里活一批「戀法」(Francophile)創作人的加鹽加醋,譬如「花都舞影」、「甜姐兒」、「金粉世家」等渲染之下,奠定巴黎「浪漫之都」的定位。

  由知識精英創作的,對於巴黎的刻板印象,隨著全球化的深入,早已是花果飄零,早十幾年的短片集「我愛巴黎」已經蜻蜓點水,試圖用比較現實的角度去戳破巴黎的神話:遊客實際上見到的巴黎,和傳說中的巴黎,是兩個世界。

  但是從「我愛巴黎」之後,巴黎的形象節節敗落,不但市容髒亂差,治安問題嚴重,不但有小偷小摸,還飽受恐怖襲擊的威脅。

  去年巴黎聖母院大火,燒掉塔樓的尖頂,圍觀群眾哀嚎,這才是新時代巴黎的象徵。

  今日還選在巴黎拍浪漫喜劇,暴露出對於時代潮流的麻木,普遍觀眾對離地精英皆心生厭惡,這當然不止是這部劇編導的錯。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