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酒店要與時俱進

  疫情爆發以來,旅遊業基本上癱瘓,香港也興起所謂的「宅度假」(Staycation),即在本地遊,住酒店感受度假氣氛,一解旅行之癮。

  本來是件好事,至少也為本地酒店帶動人氣,晚上不至於黑燈瞎火,望去一片蕭條,令人心寒。但是有報道稱,許多酒店員工投訴,本地客要求繁多甚至過份,稍有不滿即大興投訴,包括要求提前入住、延遲退房,尤其大鬧客房,製造噪音,一間客房雲集數倍人數,甚至有人將洗濕的內衣褲放入夾萬甚至打邊爐。

  酒店「奇事」,固然錄之不盡,沒品的客人不分國界,台灣稱為「奧客」,香港本地則有粗口之代號。但根據最熱門的全球旅遊網站顯示,給人印象最好的似乎是日本客人,因其普遍整潔,行為有節制。

  本來度假這件事,是「有閒階級」的專利,因此一些傳統的大酒店,至今還在遵奉往日的制度和風格。「有閒」和「貪便宜」態度的區別,「錙銖必較」和「度假閒情」,兩者能否相容,可算是哲學的考驗。

  何以「無品客人」成為現象?關鍵在於酒店經營的觀念,未能與時俱進。

  過去區分人的是階級地位,但如今世道主流是人人平等,換言之,客人之區別,不在於階級地位,而在於行為品格。英美大酒店也常有明星藝人,在房內吸毒拆天,也一樣抱着「有錢大晒」的心態,丟下一疊鈔票揚長而去,一度也被視為有型,這種先例,對於酒店經營是有百害而無一利,也令酒店的員工飽受委屈。

  過去這類客人只屬個別,或許可以容忍,但如今度假已經普及,而膨脹成為現象,這類違背常理、欠缺尊重甚至惡意破壞的行為,就不止是個人惡習之簡單,而是與文明常識為敵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