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批判貝多芬

  西方左翼帶動的政治正確運動到底深入到甚麼程度?連貝多芬也不能幸免。

  電影「莫札特傳」的導演,捷克裔的移民米路科曼曾經說,當有人推薦他去看莫札特的舞台劇的時候,他毫無興趣:因為在蘇聯統治之下的共產主義東歐,為了遠離政治,避開言論雷區,文藝創作通常都選擇音樂家的素材,拍出來的作品都平淡如水,但求安全。

  在當今的政治正確潮流之下,古典音樂界終於失守,最近美國的左派媒體VOX發表評論,批判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是精英主義和專屬的象徵,很多白人(尤其是男性)推崇貝多芬的作品,是為了表現他們的「優越感和重要性」。

  可想而知,很多貝多芬的樂迷並不是白人,按照政治正確的立場來解釋,這些非白種人的樂迷,通通是因為長期受到白人文化主導的影響,在音樂品味上變成了「被殖民」。問題是,所謂被殖民的論點,有沒有數據支持?譬如在不同國家地區城市訪問不同種族血統的貝多芬樂迷,調查他們的文化成長背景,看看其中有多少是從小接受白人文化教育?舉例而言,貝多芬的樂迷之中絕對不乏中國人,根據中國當代歷史的情況,他們應該沒有接受過基督教的「文化殖民」,這些中國樂迷的品味從何而來?難道不值得這些左派知識份子做專門的學術研究?如果缺乏實質數據,則所謂「文化殖民」完全是信口開河。

  因為人是有靈魂的物種,有些人對於美的感知能力特別敏銳,天生就能判斷何謂好壞美醜,不需要文化殖民,能立即感覺貝多芬的音樂比甚麼傳統部落的敲擊樂更有美感,如此簡單而已。西方左派「知識份子」批判貝多芬,意圖不僅是要否定西方文化,歸根究柢更是要否定人的靈魂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