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新任大法官

  由總統特朗普提名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巴蕾特獲參議院以五十二對四十八的比數投票通過,宣誓就職。這一回,沒有像兩年前提名卡凡諾那樣,掀起一場以「疑似性侵」為理由的政治批鬥,算是順利。

  巴蕾特大法官年僅四十八,是一位美國典型的賢妻良母,不但事業有成,而且熱愛家庭,夫婦倆還收養了兩個海地兒童,任教時還幫助一個雙目失明的女學生,完成法律學位,成為最高法院第一個盲人書記官。

  但巴蕾特身為女性的優秀、成功、高尚,居然一點都沒有引起媒體的關注。美國左派媒體整日高喊女性主義、女性平權,卻對典範如巴蕾特大法官,一概選擇性忽視,是甚麽道理呢?如此看來,左派口口聲聲所謂的「女性主義」,首先看重的不是女性,而是政治立場,如果像巴蕾特這樣的女性,虔誠信教、愛護家庭、保守美國傳統價值的,則其身為女性的身份可以忽略不計。

  巴蕾特就職,令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陣營,以傾向美國憲法和傳統價值的保守派佔多數,幾個極左的政客按捺不住,紐約州的眾議員AOC和明尼蘇達的穆斯林眾議員奧馬爾,又開始打「擴充法官席位」的主意。

  擴充法官席位「這條橋」,最早是由小羅斯福總統提出:當時他推行新政,常常遭到最高法院以「違憲」反對,因此想要給法院「換血」,即使羅斯福聲望如日中天,但修改根本規則,為絕大多數美國人無法接受,「擴充法院」之計,成為羅斯福從政的一大污點。

  當年美國民衆都知道不能輸打贏要,即使受惠於羅斯福新政,也不盲目支持總統。今日又到考驗的關頭,一切看今日美國民衆的道德底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