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不可兼得

  英國的哈里王子要求在陣亡將士紀念日以自己的名義,在倫敦的和平紀念碑前獻上花圈,結果遭到白金漢宮拒絕,據報「他非常傷心」。

  儘管哈里王子有服役英軍超過十年的紀錄,但是也沒有資格獻花。因為在紀念日當天,向過去的陣亡將士獻花圈的儀式,傳統上只有皇室成員、宗教禱告成員、或者團體代表,以及特邀的外國貴賓等,所謂儀式,最重視的當然是名義,但是哈里王子現在的名義是甚麼呢?

  哈里王子和妻子早前要求解除皇室成員職務,如今搬到加州生活,據稱是想要更多生活自由,不想被皇室的繁文縟節所束縛。但是權利和義務相輔相成,古代貴族所擁有的特權,前因是祖先是親自上陣的騎士,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依然是貴族軍官親自上陣。

  哈里王子為英軍效力,既然已經選擇聽從妻子的意見,選擇妻子所信奉的「左派進步主義」,遠離皇室「開歷史倒車」的發霉氣味,當然也無可厚非,遭到白金漢宮拒絕,不得再以皇室成員的名義獻花,也是在情理之中,但哈利畢竟年輕,情感上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感到傷心,也不無令人同情之處。

  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哈里王子和妻子宣佈離開皇室,一度贏得許多媒體的關注和掌聲,視之為「溫莎公爵夫婦」的新一代翻版,是為個性自由而情願放棄皇室尊榮的時代典範。但是,溫莎公爵是放棄王位在先,然後再自我放逐到法國;而哈利的妻子,是追求皇室名義在先,如果真的是品格清高,不齒於皇室頭銜,為表達個性自由,應該先游說哈利放棄王子頭銜,兩人私奔算數,而不是將伊利莎白女王二世的皇室系統,視為一個無掩鷄籠,任由來去。

  果然,白金漢宮十分決絕,沒有迴旋餘地。因為皇室並非尋常家庭,皇室負有公職的義務,既然哈利選擇辭任,則代表國家名義的任何公眾行為,都和他沒有關係,無論他個人對於英軍的感情有多深厚,但是也沒有名義向陣亡將士獻花。英國人也很無情,超過九成的網民表示,哈利應該留在洛杉磯專心湊仔,不要再參加皇室的瑣碎事務,「他想要平靜的生活,他已經得到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