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群組感染的深層心理

  香港又爆出一個多人確診的所謂「跳舞群組」。此前還有「打邊爐群組」、「慶回歸群組」、「茶餐廳群組」、「的士群組」、「貨櫃碼頭群組」、「佛堂群組」、「婚宴群組」、「卡拉OK群組」、「酒店屈蛇群組」等等,其中可以看出甚麼端倪?

  首先是香港人習慣群居的生活方式,離不開熱鬧,親朋好友,同事同行,吃飯消遣娛樂,都喜歡連群結隊,偏好、選擇都很一致,因此造成「群組染疫」的風險大幅增高。

  香港人這種習性,其中有現實因素,也有文化因素。現實是香港人獨處的空間,成本十分高昂,空間稀缺,許多家居都缺乏所謂「個人空間」,幾乎沒有機會培養獨處的習慣。

  獨處接近於一種個人修行,孤獨是人生的本來面目,每一個人都無法躲避,人生重要的事情,說到底都只能自己面對:譬如考試、見工、失業、疾病、傷痛、意外,人生的各種打擊或者考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經歷感受到底如何?只有自己知道,旁人無法代勞,或者分擔。

  獨處需要的是精神上的滿足:譬如閱讀、聽音樂、填字遊戲、畫畫、做木工、看展覽、出門散步等等,做這些事,其實不需要陪伴,甚至是自己一個人感覺更好。但習慣這種生活方式,前提是嚮往安靜,而且生活環境有普遍安靜的氣氛。日本大城市也很繁忙,但日本的車站、車廂都十分安靜,人來人往的地方,也只聽見匆匆的腳步聲,很少像香港這樣到處充斥雜音——這就是文化區別了。

  但香港是一個熱鬧的城市,香港人即使外出旅行也習慣高聲交談,安靜不下來,肺炎威脅的是健康,但隔離造成的孤獨感,對於普遍的香港人而言,或許也是精神上無法承受的傷痛?強硬的監管限制,違逆香港人的深層心理,其實行不通,做人要看開一點。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