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管不了太多

  德國的柏林、法蘭克福、萊比錫都爆發大型示威,抗議戴口罩,以及酒吧、餐廳、咖啡店的協會也反對限制令,德國政府隨後通過法案:將戴口罩定為義務,繼續社交隔離,繼續禁堂食。

  肺炎疫情困擾全球接近一年,一年下來,新聞每日播報「確診數字」,令人不勝煩厭,各國政府沒甚麼法寶,來去只有一招,就是派錢或者限制社交,無力從根本解決問題。目前只有英國和美國率先報出好消息,成功研製疫苗,顯示何謂軟實力。

  既然嘗試了限制社交,或者像港人般提升個人防疫措施,幾乎九成九的人都自願戴口罩,但依然不見成效,則繼續戴口罩、繼續社交隔離、繼續關閉餐飲,有何意義?

  換言之,像醫學專家所預言,這隻病毒已是風土病,全球很少有國家倖免,政府官員想出來的政策,派錢也好,限制令也好,都是別人承擔,普通民眾失去行動自由,各行各業受打擊,餐廳、酒吧、酒店、戲院、健身室、美容院、卡拉OK、音樂廳等生活各環節,皆陷於半癱瘓狀態。

  政府從來沒有生存壓力,官員不是企業家,不必向股東、員工、業主交代,官員也對現實沒感受,譬如香港官員不知道許多人缺乏足夠午餐時間,也不知道許多人無法居家辦公,甚至不知道許多戶外工人要日曬雨淋;美國加州州長紐森最近更爆出,參加私人酒會,違反他自己頒佈的限制令。

  德國人反對戴口罩,到底是自私,還是捍衛自由?既然政府早就是無計可施,甚麼強制令,又有甚麼用?連日本首相也表示,明年無論如何都要舉辦奧運,防疫、經濟、生活,哪一樣重要,讓人自己選,哪裏管得了那麼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