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以防疫為名

  特區政府再推限制令,餐廳、健身室、運動場、美容院等業界又「當黑」,被迫停業。

  同樣的限制令再三推行,如果有效,沒必要重複,既然無效,為何每一次都同一招數,真的是「為市民健康着想」?這些被迫停業的商家,即使沒有中招,難免身心俱疲,精神崩潰。

  所謂「防疫」接近一年,有專家責怪市民「防疫疲勞」,試問個人防疫,如何能敵政府在根源上把關不力,竹籃打水一般,如此防疫,誰不疲勞?

  何況一年下來,無論如何努力防疫,也不見顯著成效,但經濟、就業、生活方式皆受嚴重影響,代價慘重。和年初相比,此時此刻再問:「疫情」之憂,和商家倒閉、打工仔失業之憂,以及絕大多數人因生活受限制,而導致精神不振甚至抑鬱,比較起來,孰輕孰重?相信很多人會猶豫。

  以「佛系防疫」著稱的瑞典,由年初四月到十月,幾乎沒有任何限制措施,而是由國民自行承擔防疫之責,染病數字一直保持低位。可是上月突然大爆發,「專家」和「主流媒體」大肆批評,軟弱的政客終於投降,開始推出嚴厲的限制令,導致民怨沸騰,尤其是在瑞典和挪威接壤的兩個邊境城市,失業率急升,爆發反限制令的示威。

  近來瑞典、法國、德國都有爆發「反防疫」的示威,因為愈來愈多人清醒看到:藉「防疫」為名,除了政府在趁機伸長手臂,還造就藥廠、消毒用品、貨運物流等行業趁機發財,造成市場競爭的嚴重傾斜,還有醫療專家常常前言不對後語,這場瘟疫造成的威脅,不止是健康層面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