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鄉土的輓歌

  大導演朗侯活今年的新作「鄉巴佬輓歌」(Hillbilly Elegy),網上影評兩極化:主流媒體的職業影評人一面倒劣評,但影迷觀眾叫好,許多人留言稱「極有共鳴」,因他們正是來自電影所描述的「鄉下地方」,即俗稱 「中西部」的腹地,為東西兩岸飛行常客所跨越的地帶(flyover states)。

  電影根據一本當代回憶錄改編,講一個耶魯大學法學院的學生,回到俄亥俄家鄉的見聞感受,在祖孫三代之間,甚麼是美國夢,當中發生甚麼變化。主角是影后級的巨星格蓮高絲飾演的祖母,一個剛強凌厲,有話直說的老太太。

  電影引起兩極評價,恰好是當今美國社會的縮影:電影女主角是一個完全政治不正確的典型鄉下人,她不管甚麼平權、大愛,不懂任何東岸大學校園裏流行的自由主義理論,只知道人生的一切所得,必須自己奮力爭取:努力讀書、努力工作、腳踏實地,管好自己—即使這樣,也只是爭取一個機會而已,沒有甚麼是應得的。

  這番話對於當代受政治正確思潮洗禮的美國人,當然覺得刺耳,他們的政治目標恰恰是要爭取「有所應得」,他們鼓吹入學、見工、升職包括升官,要按種族膚色比例錄取;主張有些人可以坐在家裏等政府派錢,全民都要有免費醫療、教育,甚至無條件的基本收入,都是因為「社會欠了你」。但「社會」是誰呢?而政府的錢都來自納稅人,說到底到底是誰欠了誰呢?這個答案就不方便直說了。

  但是,那些在中西部的鄉民同樣生活困苦,又能向誰去討還公道?在當代由左派知識份子包括主流傳媒和大學教授,掌控的話語權裏,這些地方都淪為被遺忘的角落,包括不喜歡這齣電影的影評人,都選擇眼不見為淨。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