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無情還是現實?

  本月初去世的美國經濟學家華特威廉斯(Walter E Williams),離世前一日發表最後一篇專欄,以他一貫直言的風格談到肺炎疫情。

  身為經濟學家,經濟學的第一課是凡事都有成本。按照道理,頭腦正常的經濟學家絕不會贊成政客提出的任何「免費派發」的政策。

  經濟學家以成本來看問題,常常被評為「冷血」,但威廉斯解釋,這只是為了避免不切實際,而生活本身是非常實際的事情。他舉例,二○一九年美國有三萬六千零九十六人死於駕駛汽車的交通意外,如果必須杜絕一切交通意外,唯一的辦法是限速每小時五英里,但有沒有可能這樣做呢?如果要立法通過這樣一條交通規則,會有多少人同意?不同意的人,是否等於不重視生命?

  同樣的邏輯,威廉斯也反對「封城防疫」,事實上今年十月,哈佛、史丹福、牛津大學幾位科學家曾發起「大巴林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反對封鎖政策,迄今有超過五萬名科學家、醫生,以及六十八萬多普通人簽署,認為封鎖城市、隔離交通、將生活限制到最低限度,弊大於利,遠遠大於健康損失和醫療成本。這些人是否都很冷血?還是基於現實的考慮:因為限制外出、工作、生活、人際交往,是不切實際。

  但是言猶在耳,英國傳出病毒變異的消息,倫敦人恐懼封城,連夜逃離,火車站人潮洶湧,交通癱瘓,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之僅有場面,疫情和恐懼似已形成惡性循環。威廉斯離世,令他的學生和讀者黯然,但在瘋狂的時代,他很有機會被當成「瘋子」。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