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專家也不能信?

  聖誕節前夕,美國白宮防疫小組專家福奇醫生率先當眾注射疫苗,網民發現,他明明打的是左臂,翌日在鏡頭前捂住右臂,引起公眾猜疑:他打的到底是不是疫苗?

  雖然僅憑兩組鏡頭,無法判斷福奇醫生到底有沒有說真話,但美國公眾對於疫苗的疑慮,顯然沒有因為福奇醫生「當眾」示範而減低。

  如果真如福奇醫生所言,注射疫苗之後手臂有點酸痛,有關副作用將維持二十四小時,他沒有理由記錯;除非他打的不是疫苗,而是鹽水,沒有任何感覺,只是為了做做樣子,說服公眾接受疫苗。

  如此「惡意」的猜疑,雖然毫無證據,但反證美國公眾對於所謂「媒體」和「專家」的信任,所剩無幾。首先,福奇醫生不止一次改口:戴口罩到底有沒有用?學校要不要關閉?他都曾經態度搖擺,年初他曾表示百分之六十至七十的美國人接種疫苗就可以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但是隨着疫苗面世,福奇醫生估計的數字也節節上升,最新估計已「上升」到需要百分之九十的美國人接種,在普通人眼中,即使「頂級專家」如福奇,其實並沒有「科學原則」需要堅守,「科學真相」也可以因為局勢變化甚至利益需要而相應改變。

  福奇醫生當眾注射疫苗,雖然有傳媒鏡頭為證,依然無法證實真僞。因今日的美國,距離兩百多年前發誓建約的時代,已經十分遙遠。誠實可以當成信用,前提是絕大多數人都有此道德標準,正如英文的 「liar」(大話精)曾經是非常嚴重的人格指控。福奇醫生可能只是一時糊塗,但當今時世,謊言比瘟疫還流行,甚麼名醫、專家也無法倖免。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