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媒體大遷徙?

  美國科技大亨馬斯克在社交網絡發言,只說兩個字:「Use Signal」,叫大家轉用另一個社交通訊軟件「信號」,導致這家軟件公司股價大漲,居然還惠及另一家名字相似的股票,升幅高達百分之一千一百,由六十美分一度暴升到七點一九美元。

  這一家與「信號」毫不相干但名字相似的公司,一九九二年創立於德薩斯州,專門為醫療和法律界人士服務,規模非常小,除了總裁職位之外,幾乎沒有全職員工,經馬斯克點石成金,瞬間水鬼升城隍,成為美國股市一則趣聞。

  除了好笑,從另一個角度也可以解讀出美國人對於科技大鱷公司壟斷社交網絡的情緒,任何一家在萌芽狀態的新興公司,只要功能齊全,經馬斯克這樣有影響力的領袖呼籲,就有大批人追隨轉換,遷徙到另一個平台,頭也不回。

  馬斯克本人,其社會文化影響力,也徹底取代科網全盛時的蓋茲,證明在自由市場上,其實沒有「大到不能倒」的偶像:美國的科網界,前浪推後浪,層出不窮,在 Youtube、facebook等稱霸前,也有很多大受歡迎的公司引領潮流,如今都徹底被世人遺棄。

  當前這一代網絡霸主,會否有同樣的命運?但是社交網絡的遷徙潮流,其實悄悄興起, 馬斯克有科技「狂人」之形象,一向不屑於發展手機和網絡平台,旗下公司正參與美國太空總署的太空計劃,但眼下壟斷局面的缺口打開,社交媒體的生態有變,風雲人物創造歷史,時機到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