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知識份子之優越感

  一名報稱中文大學助理教授的女子,涉冒用長者八達通,被港鐵職員發現而阻攔,不覺惱羞成怒,當場破口大駡,稱港鐵是「資本主義的走狗」。

  事件富於荒誕黑色幽默感:首先這名女教授,如按中大教學人員薪金資格,據稱月入七萬港元左右,遠超香港收入之中位數,斷不能算基層,卻一開口,即自動代入「基層市民」的身份,控訴港鐵車費過高,為基層所不能負擔。

  月入七萬,但她嚮往社會主義,對港鐵之資本主義運營方式,深惡痛絕,既然如此,以如此一位高等教育、中產收入人士,也因車費昂貴而不惜冒用長者八達通,則事件是否應該引起港鐵管理層關注,上報董事會討論,為顧及全港所有月收入七萬以下的打工仔,減輕交通負擔,不如索性豁免車費,和美國左派政客主張「全民免費教育、醫療」的「國際」潮流接軌?

  如果車費一視同仁,則全民收入是否應重新檢討?而大學教授薪金,是不是應和清潔工、外賣或速遞員等看齊?本來,革命奮鬥目標,就是為了消除貧富差距,以及所謂階級差距。這位女教授被港鐵職員阻攔時,一時情急,高呼自己是「中文大學教授」,可見,大學教授之「知識份子階級」,在她心中,有別於基層人民,值得亮明身份,而普通港鐵職員不得對她這種「高級知識份子」無禮。如此看來,她口裏痛恨「資本主義」,卻不禁流露出中產知識份子的優越感;恐未能徹底覺悟,放棄高薪收入,與基層市民同甘共苦—幾十年前,像她這樣的中國知識份子、大學教授,不但收入微薄,甚至有機會派去掃廁所,體驗勞動人民的生活。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