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大義滅親?

  美國爆出兩宗「大義滅親」案件:麻省一名女兒舉報母親,德州就有一名兒子舉報父親,為求令其支持卸任總統特朗普的父母失業,乃至於眾叛親離,遭到社會淘汰。無獨有偶,這兩個年輕人迅速通過網絡眾籌,獲數以十萬計美元資助,立即脫離父母供養的局限,提前「獨立自主」,而在美國社交網絡上,還博得大片掌聲,稱讚他們思想進步,道德高尚,而其支持特朗普的上一代,被視為愚昧狹隘的一族,罪有應得。而舉報父母的兩名小先鋒,並未因父母失業而受影響,由於大學學費可以眾籌,後顧無憂,看來更利於「大義滅親」之風蔓延。

  在當前美國政治正確大革命的浪潮中,家庭天倫嚴重貶值,而政治「大義」高漲,連國會發言守則,也取締「父親」、「母親」之包含血緣、親情之敬稱,而以無甚感情色彩、中性的「家長」代之;既然如此,在兩名舉報父母的男女學生眼中,其父母無非是學費或住屋食物之「提供者」(provider),而過往多年來,父母懷抱哺育,眠乾睡濕,教導啟蒙之心血付出,因為看不見,所以一概不計。

  西方左派政治正確的理想之一,是要建構無所不能的「大社會」,終極而言,大社會取代家庭,正如這兩宗個案,失去父母經濟支持的兒女,毋須為斷絕親情而擔心,網絡眾籌跟進填補,足見「社會」的強大支持。

  從巴別塔的故事起,人類似有構建理想社會的心癮,無論是柏拉圖的理想國,還是空想家的烏托邦,包括今日美國,一脈相承,雖然屢敗屢試,但永遠有人相信。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