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頒獎的人

  美國「黑人民權組織」BLM基金會獲瑞典頒發人權獎,還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消息傳出,令人不禁疑問,這類獎項到底還有多少值得公眾認可。

  奧斯卡獎從十多年前一齣「撞車」開始,暴露政治正確的苗頭開始,收視率連年下跌,水準也一落千丈,這十來年的奧斯卡最佳電影,有哪幾齣可以和九十年代的作品相提並論?奧斯卡成為政治宣言的頒獎台,男女影星上台,都不忘表達自己的政治姿態:或者高喊平權口號、呼籲世界和平,或者同情弱勢族群,一副憂國憂民的模樣。

  但事實上,這些片酬動輒過千萬美元的明星,正是美國人在佔領華爾街運動中所批判的所謂百分之一,人間疾苦,局勢動盪,經濟蕭條,失業率攀升,中小企結業,非法移民潛入,或恐怖份子冒現,這些人的歲月靜好,絲毫不受影響。

  此類生活優渥卻滿口仁義道德的離地「精英」,不獨荷里活奧斯卡小圈子,而是遍佈全世界,包括甚麼峰會論壇、國際組織,這個公信權威,那個百年聲譽,近年來因為美國前任總統到處「辣著火頭」,有點像三打白骨精的情節,世人得以親睹,這類所謂組織,名義上提各種政治訴求,實際上只是巧立名目,商務艙來去,五星酒店招呼,公帑買單的一連串特權優待。

  看透這點底細,就不會對瑞典或者挪威的甚麼獎,再抱任何期待,這些獎項的委員會,大致符合這類精英小圈子的社會形態,無一能例外,包括諾貝爾和平獎,適逢奧巴馬剛上台便白送一個給他,討好跡象太過明顯,為人詬病至今。BLM運動造成了多少美國商戶的財物損失,市民的人身安全威脅,都和遠在瑞典的評審委員,沒有一絲關係,反正代價由其他人承受,他們也不在乎。這些美國商家和市民的人權,在政治正確的道德光環面前,當然也不值一提。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