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二次彈劾

  美國民主黨眾院議長佩洛西發起第二次彈劾總統特朗普,依然告敗,雖然其中有七個共和黨參議員「反水」,最終票數並未過參議院三分之二。

  兩度遭遇彈劾案,特朗普又創了歷史,這一次還是在他卸任之後:一個從來也沒有甚麼人氣、影響力或政治能量的總統,譬如尼克遜的副手福特,包括擊敗他的卡特,即使任上也令人印象模糊,卸任之後都迅速淡出公眾視野,當然絕不會有這等「特殊待遇」。

  二次彈劾目的只有一個,防止他日後捲土重來,對其未來的政治生命,要「扼殺於萌芽狀態」。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民主黨(以及少數共和黨人)接下來打算動用憲法第十四修正案,務求得手。

  愈是「趕盡殺絕」,愈證明特朗普依然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如果特朗普像美國主流媒體過去四年多所描述的是「法西斯」、「獨裁者」、狂人、癲佬、不得人心、有辱國體,按理說,早就為美國全民唾棄,又怎會在去年大選中得到至少七千三百多萬無人質疑、貨真價實的選票,更勝二○一六年當選之際。

  如果特朗普這副「德性」都能「蠱惑」七千多萬美國人,是不是應該質疑美國選民的心智和判斷力?其中的邏輯謬誤顯而易見。

  如此費盡心思,只為「打倒特朗普」,證明甚麼「煽動暴力」只是藉口,正如之前的「通俄門」,口口聲聲的法理程序、道德正義,無非政治工具而已,吃相未免太難看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