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到底該調查甚麼?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兩次推動彈劾總統法案,「志業未竟」,又提議要參照九一一事件,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於今年一月六日「攻擊」國會的「事實與起因」。

  對卸任總統如此窮追猛打,反倒令人啼笑皆非。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如何挑選獨立人士,其公信力如何,能否服眾,以今日美國的局面,實在不令人樂觀。

  畢竟,自去年十一月起,要求審核選票的聲音,三個月來不曾間斷,包括要求聯邦司法部介入調查,德州參議員告魯茲也提議成立獨立調查小組,都遭到忽視。選舉事件涉及美國憲法根基,頭等大事,也未得正視聽,如今倒要興師動眾,用反恐的規模,去調查這宗「攻擊」國會事件,又有甚麼好查?

  一月六日當日,華盛頓是否爆發了大規模暴亂,多少商家遇劫?多少建築被焚?是否堪比去年夏天那場BLM「黑人民權運動」?多少華盛頓居民遭到外來示威者當街攻擊,甚至濫殺無辜?國會裏每一個尊貴議員,有沒有少一條毫毛?還是像法國大革命時代的貴族,被暴民活捉,在華盛頓游街?

  九一一事件造成數千市民死傷,恐怖份子本來就是以濫殺無辜為目的,造成震懾,散佈恐懼。「衝擊」國會的示威民眾,目的又是甚麼?如果不是發生大規模的選舉舞弊疑雲,如果他們的聲音一早得到正視,這一切又會不會發生?

  美國的國會,並不是甚麼軍事要塞,一向對公眾開放。美國政府,據林肯總統所言,是民有、民治、民享,BLM大規模暴亂之際,佩洛西在國會一度下跪,向佛萊致敬,畫面瘋傳網絡。

  如果一月六日當日,她走到國會外,也聲淚俱下向示威者訴心聲,以美國人的淳樸情懷,當堂歡呼落淚也有可能。佩洛西從政一輩子,這點政治智慧還沒有嗎?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