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美國人也以古諷今?

  美國網民不知何時起學會捕風捉影,上月底美國聯邦法警官方帳號網上留言,提及林肯當年為防政變,只得偷偷進入華盛頓的一個歷史細節。不料遭左派網軍圍攻,要求推特將這條留言刪除以及將法警「封號」。

  為何左派網軍對這條留言如此敏感?因一八六○年初林肯正式就職之前,陰謀論流行,稱林肯的政敵有意發動政變,趁他在旅途上,先佔領華盛頓,擁立民主黨候選人布雷根治(John Breckinridge)為總統,暗殺傳聞甚囂塵上,導致林肯在中途秘密換車。

  法警官方忽然提起這段歷史,無非是玩「當年今日」噱頭,到底有沒有含沙射影,以古諷今,無從證實。即使證據確鑿,又到底犯了甚麼罪名,要不要告上聯邦最高法院?從今以後,凡以古諷今,也一律當作仇恨言論處理?

  以古諷今這種迂迴含蓄手法,本來和美國人沒關係,是專制王權社會特有的傳統,即使英國,莎士比亞筆下的凱撒、或者亨利四世、理查三世等歷史劇,都有以古諷今。因直接向君王勸諫,天威難測,說變就變,不知幾時踩中紅線,只好旁敲側擊,用古代先王為例,一方面顧及主子顏面,另一方面保全自己小命。

  但美國沒有經歷過專制,美國人沒有見識過暴君,雖然同樣是說英語,美國人的語言表達,以直截了當著稱,從來不像英國人那樣轉彎抹角,或許也和政治傳統有關。美國立國的目標是自由,言論自由是自由之母,但經歷「政治正確」運動,詞彙用語有諸多限制,如今還審查語言表達之動機,如果左派網軍再度得逞,美國人言論自由凍過水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