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大塞船

  蘇彝士運河大塞船:台灣長榮海運租賃的貨櫃船「長賜號」擱淺,近一星期不得動彈,導致其他船隻繞道,改行非洲南端好望角,船期大延誤,據稱造成全球每小時四億美元的損失。

  事件傳為國際笑柄:值此科技稱霸時代,美國太空船登陸火星,面對船隻擱淺的問題,解決的辦法和效率,瞬間穿越回到古代,依然是挖泥疏浚,還要等待漲潮,望天打卦。船是日本船,租客是台灣公司,據報船員是印度人,管理運河的則是埃及政府,船上兩萬個貨櫃,覆蓋全球範圍,是「全球化」的縮影。

  「全球化」之稱,在西方左派「論述」之中,常常鼓吹國際合作,只要談「合作」,似乎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但一旦出了事,以人性常識判斷,通常反應不是合作,而是互相推諉責任,出了事,成本如何分攤,相持不下又由誰來仲裁。果然,「長賜號」擱淺,涉天文數字賠償,果然,日本、台灣雙方公司即陷入僵持,一旦追究責任到底,會不會涉及埃及的運河管理局,也未可知。

  尤其是目睹埃及政府辦事低效,設備落後,似不甚可靠,即有多國好事網民呼籲美軍介入,但問題是,即使美軍真的響應民意,埃及政府首肯,費用又由誰出?

  最好笑的是,蘇彝士運河一癱瘓,影響全世界物流失序,民意盼望美軍出手,證明美國這個「世界警察」深入人心,因為大多數人明白,混亂當前,需要有人維持秩序,只高喊「手牽手,獻愛心」之類的口號,拖不動這艘船。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