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單向的文化包容

  德國德雷斯頓發生當街斬人命案,一個來自敍利亞青年,見兩男手牽手,認為是同性戀,憤而襲擊,其中一人遭刺死,另一人重傷。兇手在庭上承認罪行,還指自己唯一的遺憾,是沒殺死兩人。

  受害人是遊客,從傳媒披露資料判斷,或不是德國人,只是到此一遊,不幸遇此橫禍。德國政府高調收容敍利亞難民,總理默克爾喜獲道德光環,恍如聖徒,但科隆除夕夜爆發大規模騷亂和性侵事件。德國民眾為政策埋單,雖然不幸,不算無辜,畢竟默克爾屬選舉產生,但這兩個遊客沒投票給默克爾,卻為其「政績」付出代價,實在冤枉。

  兇手的代表律師求情,希望以「未成年人法」衡量,指其心智未成熟。但兇手犯案前已案底纍纍:曾因宣傳恐怖組織理念並招募成員,被判三年,還襲擊獄警,換言之,自他二〇一五年入境德國,有一半時間在獄中度過,其心智到底如何,不是成熟或幼稚的問題。

  文明世界的正常人,無論心智成熟或幼稚,見兩個男人手牽手,第一反應,不會拔刀斬人。手牽手並非情侶專利,親人好友之間也不例外。當然,手牽手如何解讀,有文化上差異,西方左派鼓吹「多元文化」,但喊叫這麼久,是否能感召這個兇手?

  同樣,西方左派關注「同性戀平權」,是「多元文化」最重要議題之一,兇手身在德國,對此充耳不聞。證明文化多元、包容、尊重,由頭到尾是一條單行道。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