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奧斯卡收視率

  本屆奧斯卡頒獎禮收視率比去年大跌百分之五十八,電視觀眾不到一千萬人次,對比一九九八年鐵達尼號獲獎時期五千七百二十萬人次紀錄,慘不忍睹。

  自從荷里活開始政治挂帥,創作自由、藝術造詣必須讓路予其政治理念,奧斯卡水準下降是必然的事。奧斯卡的政治表態,剛開始不算太着跡,如八十年代末的「山水喜相逢」,也講種族歧視的主題,但是男女主角,一黑一白,都是歧視對象,既無偏袒,也無所謂控訴,因為任何一個社會,好人爛人都有一定比例,人與人之間,可以有愛與理解;也難免有恨與歧視,人性「自古以來」如此,因為人間並不是天國,也永遠不可能是。山水喜相逢的戲劇色彩與風格,比起近年得獎之「綠簿旅友」,無論是情節設計,情感與幽默的表達,均沒有那麼刻意。

  但美國左派進步主義,不願意面對人性的現實,堅信政治理想可以改造「美麗新世界」,自二〇〇八年奧巴馬上台後,不遺餘力,推動政治正確運動,目標是在美國掀起一場文化革命;到希拉莉競選總統時,大力作文藝宣傳鋪墊,淪為政治宣傳機器。近十來年的奧斯卡,幾無一齣令人難忘之作品,甚至不少獲稱「最佳電影」者,距離八九十年代的水準,有雲泥之別。又要兼顧「身份政治」中如女性主義、多元性取向、種族平權等議題,變成「太公分豬肉」,和近年來左派政客積極照顧少數族裔升學,要求降低考試標準的邏輯,如出一轍。

  奧斯卡之衰落,反映美國文化影響力衰落,一群明星藝人,平時在名利場上廝殺,片酬都以百萬計,卻在台上吶喊正義,為疾苦落淚,正常人都看不下去。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