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公廁與文明

  經歷一年多疫情,但調查顯示香港的公廁骯髒如故,沒有因為疫情而顯見衛生意識之提升。

  廁所被視為文明程度的標準之一。抽水馬桶曾被評為改造人類文明最偉大的工程設計之一,如果沒有抽水馬桶及污水渠設計,人類無法大量聚居,則現代城市文明無從談起。全球評選城市之宜居或競爭力,雖然一向依循文化、經濟、教育、治安等冠冕堂皇的標準,其實只考察廁所(尤其是公廁設施)一項,便能透露一個城市上述各標準,是否合格。

  因為使用廁所,管理廁所、廁所之設計建造,皆是文化、經濟、教育之產物,公廁是否普及、潔淨,即顯示治安水準。

  港女最愛去日本旅遊,其中一個理由是日本的廁所水準冠絕全球。日本率先發明自動清潔的廁板,且風行全球。日本某些地方的公廁,已進化為休憩室,一些先進清潔設施為創舉,令許多外國游客盛讚,日本文明領先全球至少半個世紀。

  但傳媒走訪,香港公廁環境惡劣,用家習性惡劣,欠缺公德,尤其從不為清潔工着想,甚至專門惡作劇,堵塞渠道,製造麻煩,似有一股以他人痛苦為樂的虐待狂傾向。

  若與日本比較,香港目前的公廁問題,超越欠缺公德的層次,而漸顯心理變態和精神扭曲的跡象,則花錢裝修翻新,依然治標不治本,即使專家建議改善廁所設計,或者提升公共教育,未能令人樂觀,一百多年過去了,還要教育甚麼呢?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