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日本可以說不

  日本政府宣佈,東京奧運會禁止運動員穿著宣揚BLM口號的服飾。在美國左派思潮橫掃西方自由社會的特殊時刻,日本政府依然堅持本國原則,是富有勇氣的表現。

  日本文化十分獨特:古時候受中國儒家文化影響,卻沒有完全照抄,尤其沒有採用中央集權、科舉、宦官這三大特色制度,對於近代日本另闢蹊徑,成功轉型為現代國家,有決定影響。

  日本戰後由美國主持,改寫憲法,徹底實現民主。但當時歐美紛紛左傾,歐洲自不必說,連英國也由工黨上台,奉行凱恩斯主義,不知何故,西方左派政治思潮始終未能在日本形成主流,對日本人的工作態度,職場文化影響有限,無論外人如何評價,大致能保持我行我素。

  奧巴馬上台之際,西方政客幾一面倒高喊大愛包容,但日本沒有改變其移民政策,大開國門,無意爭載道德光環;尤其近十多年來女性主義之猛進,卻未能撼動日本主流審美品味,傳統女性溫文、端莊、高雅之美,未遭年輕世代視為「男性霸權產物」,或「壓抑束縛女性」而唾棄。時代潮流與外來文化之衝擊,到底如何取捨,日本自有分數。

  日本政府公然對BLM說不,美國左派運動員或遊客當然應該杯葛,但是到日本一遊,為全人類所共好,社交網絡上但凡關於日本飲食、交通、娛樂、服務之推介,近乎一面倒讚好。為BLM罷去日本,不知是誰的損失更大。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