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不成比例

  英國皇儲查理斯王子的次子哈利再度引戰,公開評論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瘋狂」,引起美國愛國民意的強烈反彈。

  乍一聽,許多人誤以為哈利這個典型趕時髦之「白左」,是否混淆了美國憲法的第一和第二修正案?

  第二修正案賦予美國公民持槍自衞,包括推翻暴政的權利,故持槍權被視為公民自由的根基之一,尤其經過西部拓荒時期,加上小鎮自治傳統,槍支之於塑造美國社會的傳統,意義與聖經同等,但自反越戰開始,持槍權漸成美國左派最大的攻擊目標之一,若哈利批評的是第二修正案,順應當今左派的政治潮流,倒也不意外。

  想不到的確是第一修正案,即禁止美國國會憑藉立法妨礙宗教自由;剝奪言論自由;侵犯新聞自由與集會自由等權利。哈利的理由是自己私隱受到干擾,傳媒「未經許可」拍照,從中牟利。

  美國人聞言不敢置信,因為哈利與妻子梅根,一向以出售自己身份和形象作招睞博宣傳,接受美國傳媒訪問,販賣皇室私隱,從中牟利。反過來卻將自己的私隱,與全體美國公民自由相提並論,而遷怒於美國憲法。即使美國極左組織如BLM或Antifa,能夠放膽塗污華盛頓、林肯之塑像,尚未找到向第一修正案埋手的藉口,哈利的驚人之語,即使要這群美國極左派為之護航聲援,看來也有一定難度。

  難怪霍士電視台的名嘴忍不住嘲笑:美國的娛樂名人,其私隱或多或少都受到一定「干擾」,但不曾有人遷怒於憲法,如果今時今日,哈利還不明白何謂表達自由,他應搬去一個限制思想的地方。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