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懲罰的效應

  特府為求「谷針」,據悉正研究「罰則」:禁止未接種疫苗的人進入食肆、學校、圖書館、戲院等場所。

  香港人打針意欲低落,在鄰近地區之間傳為異聞,尤其是台灣尚在四圍撲針,日本為出手相助,正與英國阿斯利康修改合約之際,香港雖有足夠供應,竟然面臨逾期失效的難題。

  但香港人抗拒打針,若歸咎於民風「刁悍」,冥頑不靈,愚昧無知,恐特府也顏面無光,無法對外宣傳,吸引資金;另一方面,香港人以「轉數快」、「數口精」聞名,擅於權衡利弊,特府要谷針,如果了解香港民情之基本特徵,本不是甚麼難事。

  目前以色列、美國、英國疫苗注射比率領先全球,不但未曾聽聞使用強制懲罰手段,美國各地甚至各出奇謀,在超市、教堂、酒店甚至夜店俱樂部門口,到處都有流動疫苗注射站,不必預約,隨到隨打,如同買彩票一般方便,如此輕鬆活潑之氣氛,是否變相增強民眾對疫苗之信心,視打針如等閒?令人十分好奇。

  特府平時口口聲聲「跟從國際慣例」,與「國際接軌」,為何偏偏此時不採納國際「經驗」,卻反其道而行?利用恐懼令人就範,是中國古代法家的傳統,一旦啟用,罰則只能愈來愈嚴,不斷擴闊範圍,易推難收。

  另外,禁足食肆、戲院、學校、圖書館等場所,效應有待觀察:因為中國年輕一代喊出了「躺平」的口號,特府進一步向未注射疫苗者懲以禁足,等於強制愈來愈多人留在家中,不消費、不工作、不娛樂,難道也要鼓吹香港人躺平嗎?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