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多重標準

  美國加州老牌的私立大學查普曼大學宣佈,今年的畢業禮將根據不同種族和身份類別,分門別類舉辦畢業禮,包括「非洲裔畢業禮」、「亞太諸島裔畢業禮」、「中東裔畢業禮」、「拉丁裔畢業禮」、「殘障學生畢業禮」,還有所謂「薰衣草畢業禮」,即「小衆」性取向族群。

  相比兩千多年前,中國的孔子主張「有教無類」,今日美國大學對於學生「類別」竟有如此精密劃分,時代「進步」,令人稱奇。

  如此劃分,是否可以反證,這所學校針對「不同身份」的學生,其課程內容、考試方式、評分標準、甚至論文字數等,也都是度身定制,各有特色?

  美國過去有「種族隔離」政策,但教育的標準是一視同仁,至少在經濟學大師蘇維爾(Thomas Sowell)就讀的時代,他並沒有因為黑人的身份,憑「另類」收生標準入學,也沒有因「另類」合格標準畢業。

  今日的美國,早就廢除了種族隔離政策,但是區別對待和雙重標準,反而變本加厲,甚至有醫院開宗明義表示,禁止黑人醫學生不合格。蘇維爾曾批評,黑人學生即使沒有達到適用於其他學生的標準,但依然被授予合格,其實是一種不負責任的雙重標準,所謂的「公平政策」,最終付出代價的是病人。

  但他沒有料到,今日的美國不止雙重標準,根據這所大學,已經有六種以上不同標準,惟須日後推廣到開公司、看醫生、交稅、買樓,甚至停車場收費,買機票劃座位等所有領域,才算徹底公平。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