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毒都巴黎

  美國國會議員提議毒品合法化,認為這樣可以消除某些族群與毒品犯罪掛鈎的刻板印象,亦即所謂的「偏見」,未知是否能在全世界帶起一股新的風潮,至少目前,法國巴黎依然以打擊毒品為重任,視吸毒為危害。

  巴黎目前有過萬吸食可卡因的癮君子,是九十年代的五倍,連專門研究公共健康的法國學者也承認,巴黎堪稱歐洲「毒都」,位於巴黎北部的「小教堂門」(Porte de la Chapelle)一帶因為癮君子聚集,曾有「可卡因山」之稱,可見規模。

  兩年前巴黎政府忍無可忍,一舉清理這座所謂的毒品山,當時美國左派的《紐約時報》也沒有為癮君子護航,還加把口,認為毒品問題已經使巴黎多區淪陷,對住客而言形同地獄。根據當時文明世界的常識,吸毒依然是一件值得譴責的事情,害處顯而易見。

  巴黎曾有花都之稱,長期是情侶蜜月之旅的首選,遊客慕名前來,只不知從幾時起,美名漸漸消散,連奧斯卡影后希拉莉詩韻在巴黎坐的士也曾遭攔車打劫,今日巴黎之吸引力還有多少?可以街訪熱愛名牌購物的港女,比起日本,尤其是東京或京都,如何選擇,答案不難猜測。

  當然,以法國文化的左傾傳統,知識份子大多認為,最大的責任在於政府,是政府沒有給予低下層階級希望,導致他們無所事事,沉溺吸毒,虛度生命。問題是,如果這些左派知識份子相信每一個人都有獨立人格和自由意志,為何預先假設這些人,只能墮入吸毒困境?人生艱難是世間常態,巴黎的窮人也不止數萬,並非所有人都選擇吸毒逃避,又如何解釋?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