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逆向種族主義

  上周一,美國科羅拉多州亞華達(Arvada)發生一宗悲劇,震驚全國:見義勇為的英雄,竟然被警察誤以為是兇徒而殺死。

  兇案發生在亞華達市中心,老差骨比斯利(Gordon Beesley)遇襲,頭部中彈身亡,兇手打死警察之後,又從車內拿出一管AR 15自動步槍,對車掃射,嚇得路人四處逃散,此時現場一名年僅四十歲的白人男子許利(Johnny Hurley)眼見情勢凶險,拔出手槍,將兇手當場擊斃。

  增援的警察隨後趕到現場,目睹地上已經有兩具屍體,而許利手裏依然有槍,於是將他當成兇徒,立即槍殺。

  警方事後放出消息,指這位救人的英雄,因為撿起了兇手的自動步槍,才導致警察誤判。言下之意,許利之死,有一部份原因是他自己犯錯,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去觸碰兇手的武器,雖然他可能只是以防萬一,將這管步槍踢開而已。

  可惜,警方的消息似乎不能服眾,當地很多人問,如果這位見義勇為的英雄,是一個黑人,警察會否不加思索向他開槍?

  尤其是經過黑人弗洛伊德遭跪頸而死的事件,目擊BLM運動大規模席捲全美國,甚至蔓延到歐洲的「歷史畫面」,而壓制弗洛伊德的警察最終獲判二十二年監禁的警示效應,對於目前美國警察的心理有無影響,警隊是否相應有內部指引—當他們面對不同族裔,譬如黑人和白人,是否會有不同的反應?

  如果上述推論聽來不無道理,則亞華達當地居民的悲憤心情完全可以理解,BLM真的是在反抗種族主義?還是要將鐘擺的這一端撥到另一端而已?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