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有趣的問題

  網民討論日本漫畫哆啦A夢:為甚麼大雄一家從來沒有利用哆啦A夢的法寶令自己暴富,威盡四方?

  其實是一條很嚴肅的議題。漫畫中哆啦A夢的法寶常常給人大才小用之感,譬如隨意門,最多是用來為大雄逃脫險境,如果利用隨意門開辦旅行服務,按人頭和距離收費,可想而知是財源滾滾。

  還有一個專門採集丟失零錢的法寶叫「金錢蜂」,生財效果更加顯而易見,但是大雄的母親得知之後,不但沒有竊喜,反而以干犯「侵吞財物罪」告誡兒子,此路萬萬不通。

  這般故事設定,符合最古老的童話傳統:法寶只能用來解燃眉之急,適可而止,倘若另有私心欲望,結局一定是偷雞不成倒蝕一把米。童話的精髓,不是生活驟然改變,而是事過之後恢復平靜—這一點,放諸今日世界,似已為人遺忘,尤其是鼓吹「改變」(Change)的西方左派,追求以激烈的手段解決「問題」,譬如允許兒童自主變性,即使所謂的「心理問題」、「自我認知問題」根本不存在。

  多啦A夢表面上是兒童漫畫,但內涵並不簡單:法寶器物再先進,只能作為輔助,不能本末倒置,如富蘭克林的名言:吃飯是為了生活,而生活不是為了吃飯。法寶使用得當,前提是道德倫理之基礎,再討論下去,甚至可以引申到「國富論」:慎重、節制、信用等道德因素,也是哆啦A夢漫畫隱含的價值觀。

  但哆啦A夢畢竟是一部幾十年前的作品,甚至早在日本泡沫經濟爆破之前,以當今潮流文化的標準,相當不合時宜,若在現實生活中提出這樣的問題,是要被人嘲笑的。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