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女人看女人

  日本多間鐵路公司在上下班高峰時設有「女性專用車廂」,以避免性騷擾,不料,並非所有女性感激這種措施。

  原來在專用車廂中,許多女人便態度放肆起來:補妝、進食,高聲說話皆有之。車廂內各種香水氣味充斥混雜,令人幾欲昏厥。既然都是女人,也就不必客氣,容易發生口角,甚至肢體衝撞,批㬹踩腳時而有之,尤其是不幸被高跟鞋踩中。

  日本是公認高度文明的社會,日本女性提出的問題,在當今西方左派主宰的「性別主義」議題之中,值得參考。

  與當今西方的女性主義以及多元性別主義相比,日本女性對於自身性別的政治立場,似未夠進取。但是,如果西方左派真心信奉文化多元,像他們包容中東非洲一些特殊文化風俗,譬如童婚、割禮那樣,或者也應該將日本女性典型的含蓄溫柔,以及至少表面上的謙卑恭順,視為日本特有的文化,而不必武斷以「男尊女卑,性別歧視」論罪。

  日本鐵路公司推出這項措施,是為了向女性提供保護和更多的選擇,邏輯與十九世紀英國紳士文化的「女士優先」相脗合,但若根據當今西方平權主義,格外區別對待,又有構成「反向歧視」之嫌:許多男性乘客,因為女性專用車廂開闢,結果上不到車,導致上班遲到,被剋扣人工或者炒魷,如果在美國,就可以大打官司了。

  事實上,無數陌生人擠在狹小的車廂中,永遠不可能是愉快的體驗:一面是性騷擾的風險,另一面是女性本身的醜態曝光,兩者或許不能相比較,但無論如何,乘車的難題依然,人性的陰暗永存。西方左派習以性別身份作為道德判斷標準,日本女性卻對同性直率批評,實在是誠實得多。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