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疫苗「通行證」行不通?

  法國政府欲推出「疫苗通行證」:從八月起,持疫苗通行證或陰性檢測證明,才准進入酒吧、餐廳及戲院等場所,並規定醫護人員須接種疫苗。巴黎和其他大城市即爆發抗議示威。

  疫苗通行證似是最簡單快捷之法:既可谷針,市面又可解禁,對於政府而言,當然最好不過。但人不是機器,也不甘於當羊群,尤其是法國人。

  法國是西方左派思潮的大國,崇尚平等博愛,平等是立國大原則,尤其今日,「平等主義」涵蓋種族、性別、包括性取向,甚至外貌特徵,施打疫苗,已引起聯合國關於「醫療權平等」發聲批評,指西方國家擁有絕對優勢,對第三世界不公平。

  但即使西方國家內部,當然也不是「人人平等」:有人體弱多病,有人心理恐懼,有人打了針副作用強烈,甚至誘發更大的隱患,所承受的風險,因人而異,便已構成不平等—根據當今的左派理論,譬如外貌特徵可能引致不平等對待,求職信即不能包含個人照片,疫苗通行證的效果,便等同個人照片,結果同樣是區別對待。

  還有人在理念上反對大藥廠,懷疑疫苗,強制打針,涉及信仰自由;如果打針的人比不打針的人,擁有更多權益,即違反法國立國的精神,激起民憤,理所當然。

  根本而言,強制打針這條路走不通,英國八月中宣佈全面解禁,率先豪賭,視「疫情」如尋常,決心與之共存;包括新加坡,也宣佈不再記錄追蹤確診個案,明知有風險,也情願豁出去,這才是自由的精神。想要萬無一失,恢復往日正常,已經不可能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