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不再包容了?

  阿富汗變天,奧地利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表態,「明確反對」本國收容更多逃離阿富汗的難民。

  二○一五年底至二○一六年間,歐洲爆發「難民危機」,由德國總理默克萊帶頭,主張「大愛」,而隨即爆發科隆除夕夜大規模性性侵犯事件,而致民怨沸騰,今日同一位德國總理對阿富汗事件,卻三緘其口,選擇漠視。

  奧地利也一度追隨德國,收容尋求庇護的中東難民,人數超過全國人口百分之一,即八萬左右,從政治庇護的角度衡量,已經非常寬大——美國每年政治庇護的名額,也只一點五萬;日本只有雙位數,佔申請人數之百分之零點四。

  奧地利這位總理,二○一七年當選時,僅三十出頭。為何迅速上位,可見奧地利之民意,在二○一六年收容「難民」之後,已發生重大轉變。令人比較意外的是,這位八○後總理,一反同世代西方「白左」青年之主流,走之「本國優先」路線,自二○一七年起,每場國會選舉每戰必勝。

  事實上,根據聯合國難民署數據,奧地利去年已經收容逾四萬阿富汗難民,以其非北約成員國的身份,堪稱仁至義盡。

   但庫爾茨提出一個觀點,即逃離阿富汗的人應該首先向宗教文化接近之鄰國求助,與其接壤之鄰國土庫曼和烏茲別克,分別只接收十四名和十三名阿富汗難民,卻並未遭聯合國難民署指為「涼薄」。接收難民之標準到底何在?是看收容國之福利資源,還是其文化環境,是人道主義還是經濟利益,需要一場辯論。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