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有對比才有領悟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之後,婦女人權成為關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女權團體,目前以保持沉默居多。

  有傳媒訪問佛羅里達的女大學生,原來美國女權之「缺席」,未必是出於虛僞冷漠,而是根本不知道美國以外的現實世界。

  這些大學生普遍認為美國女性受到壓迫和不公平的對待,包括同工不同酬,男女起薪和加職的範圍不同。女性就職受世俗成見約束,譬如護士、秘書、幼稚園老師等職業,才符合社會預期,但司機、工程師、飛行員等則依然不能擺脫男性主導的印象。以及在工作中遇上性騷擾的風險,都令這些女大學生慨歎:做美國女人真難。

  她們做夢也想不到,世界上還有阿富汗這樣的國家,女性不可以受教育,不可以工作,不可以獨自外出,甚至必須由頭到腳完全披上罩袍,連眼部也被覆蓋,只能從網格狀的面紗背後張望這個世界。更不要說甚麽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美軍過去二十年,扶持阿富汗的共和政府,女性可以外出工作,甚至可以玩音樂、當網紅、參加科技比賽和奧運會。佛州的大學生都認為美國很爛,因為中老年白種男性當道,佔有優勢和霸權。但是美國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由中老年白種男性主政,在全世界建立新的文明秩序,並輸出到阿富汗,而令阿富汗的女性近二十年來,又有機會接觸自由。這其中的千絲萬縷,為美國當代女大學生所無法理解。

  一旦聽說阿富汗婦女的處境,即有人恍然悔悟:美國女性的處境,顯然比其他國家,數以億計的女性要好得多,自己平時的抱怨,忽然顯得很瑣碎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