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精神治療多多無益

  美國流行精神治療,「悲傷輔導」的專業隨之興起,但英國人對這種專業有所保留。

  美國人推崇精神治療,尤其在富貴的名流之中,荷里活大明星譬如珍妮花安妮絲頓,據說因為和畢彼特分手,長期需要精神治療的依靠;還有英國的哈里王子,最近也承認自己已經接受了五年時間的治療。

  但英國傳統以「上唇緊繃」(stiff upper lip)的堅忍剛毅為榮,反之則視公開哭訴,怨天尤人為軟弱羞恥。哈里王子追隨美國潮流,向美國名嘴這等陌生人訴心聲,公開在電視上暴露家庭私事,不僅是王室的恥辱,還違背英國文化的核心價值觀,遭到英國國民普遍之鄙視,非常合理。

  如今終於有醫學界專家聲稱,長期依賴治療並無幫助,治療的次數愈多,就愈沒有用,稱之為「治療超負荷」。何況,治療收費不菲,英國治療師平均收費六十五英鎊一次,治療師若為保證自己的收入,設法長期留住客人的動機,也不能完全排除。

  還有病人表示,「悲傷輔導」在初期有效,但時間一長,每一次治療只是令他們沉浸在痛苦之中,變得更加情緒化,治療師實際上沒有解決方案,還不如放假旅行有效。

  不少英國人依然認為,和陌生人談論私事令人尷尬,清官難斷家務事,治療師對其家庭背景,以及家庭成員的關係,毫無認知,治療師的意見是否真的具有專業價值?美國人這套情緒輔導,其實是放棄自身理智的力量,而將自我克制和振作的責任,推卸給所謂專業人士,假手於人。宣洩得多,忍耐得少,而意志薄弱,巨嬰或「白左」,都有此特徵。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