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又發明一個新標籤

  國際權威醫學雜誌「刺針」(The Lancet)首創以「有陰道的身體」來取代女性,最近在社交網站爆紅。

  本來,這篇醫學論文的重點,正正是「女性的生理學和解剖學,在醫學史上一直被忽視」。但是,改以「有陰道的身體」以代替「女性」之稱,又如何算是一種正視?

首先,用「身體」來代替人,本身已經是一種「物化」,人並不僅是身體或者生理,除了身體之外,還有更多摸不着看不見,英文所謂 Intangible,無形的特質,譬如思想和感受,或宗教意義所謂的「靈魂」,這一切,都超出「身體」範圍。

  醫學絕不僅是對於「身體」的科學研究,否則就無所謂精神病學或者心理學,「安慰劑現象」也無法用「身體」角度來解釋。如果生病只是通過吃藥、打針、手術就能解決,當然也不需要護理,人的精妙構造,遠超於身體的物理特質,而「有陰道的身體」之稱,難道不是對女性的「矮化」和貶低?

  如果這也言之成理,除了陰道,還可以用其他生理特徵來發明新的標籤,譬如「來月經的身體」,「有哺乳期的身體」,包括美國國會議員提議的「生育的人」(birthing people),則停了經或者從未懷孕生子者,是否就不能算作女人,她們的生理學和解剖學,是不是就不需要重視?

  近年美國極左派興起「取消文化」(cancel cutlure),除了要取消不同聲音和獨立思考,令其無地容身,無以為繼,也力爭消除或者否定歷史名人的成就和地位,如今還將目標轉向整個性別,連女性都容不下,卻高談包容和平等,世事荒誕離奇,果然每一日都有新發現。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