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1%
  • 2022年7月5日 星期二

油尖多士|拜登的「底牌」 - 陶傑

曾擔任美國國務院前蘇聯空間衝突特別調停大使表示:拜登政府「對烏克蘭的支持始終是政治、經濟和情感,以及非常有限的軍事系統支持和交流」。在二月二十四日之前,美國能做的是公開情報、試圖通過警告扭轉普京進攻烏克蘭的決定,但「這個策略失敗了」。

這就是拜登過早亮出的「底牌」:雖然拜登擔任參議員的時候,投票支持過一九九五年克林頓出兵南斯拉夫、二○○三年小布殊出兵伊拉克的決定,但是在他擔任副總統的時候,他卻反對奧巴馬介入利比亞內戰,也反對奧巴馬對阿富汗增兵。不但拜登如此,現任國務卿布林肯,長期任拜登的外交幕僚,也一向不贊成美國軍事介入,因為這樣不符合國家利益。

美國不會介入,但可以讓代理人去打,仗就這樣打了起來。

許多人懷念特朗普,因為特朗普在位四年,世界和平,連以色列和阿拉伯都可以坐下來建交。特朗普不在乎自己的面子,兩次會見金正恩,甚至自己親自跨過三八線,給對方一點面子,勾肩搭背拍幾張照片,為美國省下多少不必要的開支,而不可能像奧巴馬那樣,一出手給伊朗,就是一千五百億美元。

只是因為特朗普不忍心看見普通人陷入戰爭受苦:不僅是美國士兵的命,還有其他地方的普通民眾,特朗普只需幹掉窮兵黷武的罪魁禍首,他不會願意見到烏克蘭的男兒,甚至女兒也端起槍枝,走上街頭的戰場。

美國的「這種策略」失敗了,不必由這等專家說出口,其實有目共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陶傑

hd